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母女花]
[母女花]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日本不卡高清免费中文AV,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日本一本道中文字幕无码AV在线播放]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我和一对母女的性爱
 
  福高中毕业后,虽未考上国立大学,只考取私立大学,反正我老爸有钱,他 老人家虽不太满意,也只好付学费,让我这个宝贝的独生子去读私立大学吧! 
  学校在南部X县,我一来爱清静,二来若有机会还可以带女人回家过夜做爱, 我就租了一间房子定居。
 
  我是个风流成性而又身体强健的年青人,在台北时有三位中年妇人轮流给我 玩乐,使我对中年妇人有一种偏好,其原因是中年妇女心理及生理皆已达成热的 阶段。尤其是在性爱上的技术,是在年青少女身上找不着的。
 
  开学后不久,房东的女儿娟娟猛追我,使我在客居外地,第一次大开杀戒, 玩了一个小处女。再加上和她的妈妈江太太。
 
  房东姓江,年已五十,在台湾各地南来北往的做生意。不多一个多月左右回 家一次,住过两三天又要走了。
 
  江太太四十左右,美艳媚人,身体除了腰稍粗外,还相当健美。其女已十七 岁了,就读高中一年级,长得和她妈妈一模一样,虽然才只十七岁,丰满成熟, 像个小肉弹似的。
 
  在我住进去后一屋期,江太太带同她女儿来看我,请我替她女儿补习数学, 我见她母女俩人,都生得娇艳迷人,心中暗暗想着,房东一个月有二十七八天不 在家,房东太太一定很空虚,说不定可以把她母女俩人勾引到手来玩玩,这正是 接进她们的好机会。
 
  江太太美好的粉脸含笑的说道:「娟娟这个野丫头,别的功课还算过得去, 就是数学差,希望徐先生多多的指导她,我会好好答谢徐先生的。」
 
  「伯母你别客气,指教不敢当,让我跟江小姐互相研究,互相指正好了…」 我很客气的答道。
 
  「那太好了,娟娟还不快来谢谢徐老师!」
 
  「谢谢徐老师!」
 
  「江小姐!请别叫我徐老师,我本身也是个学生、你这样叫我真不好意思, 也不敢接受。」
 
  娟娟说道:「那我叫你徐大哥好吗?妈妈!你说好不好呢?」
 
  江太太道:「你这丫头,真是一相情愿,还不知道人家徐先生愿不愿意呢?」 
  子强道:「江伯母!愿意!我当然愿意啊!我是个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 要是真有个像江小姐这样漂亮的妹妹,我太高兴了!」
 
  江太太一听,满心欢喜,笑着说道:「好!徐先生!你没有兄弟姐妹,娟娟 也没有兄弟姐妹,你们俩个人就结为干兄妹好了。那你也别叫我伯母,我也没有 儿子,你就叫我妈妈好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呢?」
 
  子强道:「你当然有啊!妈妈!干妹!」
 
  江太太笑道:「啊!我好高兴!终于有了儿子了!」
 
  娟娟也笑道:「啊!我也是!我也终于有哥哥!」
 
  子强也道:「我也好高兴!多了一位亲爱的妈妈,和亲爱的妹妹!」
 
  于是我们三人高兴的搂抱在一起,她们母女两人的二双乳房紧紧的贴在我左 右,也用嘴来亲吻我。江太太的大乳房,柔软中带着几分弹性,比我所玩过的三 位中年美妇弹性好得多。
 
  娟娟的一双尖挺的乳房,则弹性十足的硬挺着。使得我下面的大鸡巴,兴奋 的顶着裤子,本想用手去摸她们母女的乳房,想一想还是暂时忍耐吧,等相处久 了此较好下手。
 
  江太太对着女儿说:「丫头!暂时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爸爸,只要我们三人知 道就好了!知道吗?」
 
  娟娟答道:「是!妈妈,我知道!」
 
  江太太决定从明晚起,叫我放学后到他家中晚饭后替娟娟补习数学两个小时。 
  我每次在补习完功课要回去时,都要亲吻她们母女一阵才走。而她们母女两 人也都欣然接受。第二天傍晚放学后走到她家,只有娟娟一人在做晚饭。 
  「嗯!妹妹!妈妈呢?她不在家吗?」子强问道。
 
  娟娟答道:「妈妈去吃喜酒去了!只有我们两人吃晚饭。」
 
  于是我们两人用餐,餐毕娟娟说:「强哥!今晚妈妈不在家,休课一天,听 听音乐轻松一下,好吗?」
 
  子强道:「好啊!反正不差这一次半次的。」
 
  娟娟高兴的在我脸颊上一吻,去打开收音机,一曲「相思河畔」美妙的旋律, 听起来优雅极了。
 
  娟娟道:「来!我们来跳只舞轻松轻松!」
 
  于是我和娟娟翮翮起舞,娟娟的双手紧紧的掳住我的脖子,说道:「强哥! 你好英俊哦!从你第一天住进来,妹妹就爱上你了!强哥!我好爱!好爱你哦!」 
  「芳妹!哥哥也是一样!好爱你!」
 
  说罢便吻着她的两片红唇,娟娟伸出丁香舌尖,二人猛吻猛舐起来,于是我 的一双手,也不规矩起来,一手伸进娟娟的洋装衣领和乳罩内,摸着那一双尖饶 硬挺的乳房,一手伸入裙子内插入那长满阴毛的阴阜抚摸起来。
 
  「吓!」这小鬼子已流出淫水了,「她妈的!」想不到她还真骚呢!手指一 弯,插入她的小穴洞中,轻轻的挖扣起来。
 
  娟娟叫道:「强哥!嗯…嗯…不要这样嘛…!」
 
  子强这个调情圣手,才不管她要不要呢!
 
  娟娟又叫道:「啊!啊…强哥…轻点嘛!你挖得我好痛嘛…哦!哦…我难受 死了!哎呀!又痒又痛!啊…」
 
  她的淫水被我扣挖得涛涛而出,弄得我的手和她的三角裤都湿透了。
 
  「强哥!抱妹妹到房间去…好好爱我!亲我吧…」
 
  子强知道她已被挑逗得受不了啦,抱起娟娟走入她的卧房。将她放在床上, 顺手解开她洋装后面的钮扣。再脱掉乳罩和三角裤。再把自己的衣裤脱个精光, 半躺半坐在她的旁边。慢慢欣尝这个小肉弹。
 
  娟娟虽然风骚娇媚,毕竟还是个处女,现在被我脱得浑身一丝不挂,由我任 意的欣尝,但是少女害羞的本性在所难免。她羞红着粉脸,紧闭着一双媚眼,一 只手扪着双乳,一只手则按在阴阜上面,不言不语的躺在床上,一付等待「爱的 滋味」的模样。
 
  子强拿开她的手。尖挺的乳房上面,两粒鲜红山樱桃的乳顶。高高隆起像个 肉包似的阴阜上,长满一遍阴毛。两片肥厚的大阴唇,紧紧的夹成一条红色的肉 缝,肉缝下面,微微的风露出一个小洞,真是美艳极了。
 
  我心中暗想,少女和已婚的妇人就是不同,妇人的阴阜色泽就差多了,洞口 也较大,但不知少女的滋味如何?我用手指揉摸她那鲜红的乳头和乳房,再含住 另一粒乳头。真棒!她的乳房弹性十足,硬度够,不像以前我玩过的那三位妇人, 她们的乳房虽然肥大丰满,但是软棉棉的只有几分弹性。这是我第一次玩处女的 乳房,真是过瘾极了。
 
  一只手伸入她的三角地带,揉摸她的阴毛和大阴唇,再扣揉她的阴蒂。娟娟 感到阵阵麻酥酥痒丝丝的,浑身肉一阵颤抖,小穴里的淫水潺潺而流,口中叫道 :「亲哥哥!我好难受…」
 
  「别急!一下子就不会痛了!」
 
  我一看他的淫水流了那么多,想再给她尝尝异味,于是用舌头和嘴唇,吻、 吸、吮、咬、舐的玩弄着她的小穴。
 
  「哎呀!亲哥哥!你舔得我痒死了…呀…轻点咬嘛!好痛呀…我好难受…求 求你!好哥哥!别再舐了…哦…哦…我被你吮得要尿…尿…了。」
 
  说着说着她浑身不停的抖动,急促的喘息声,紧跟着一股滚热的淫水直冲而 出,我一一口的喝下去。
 
  「亲哥哥!你真厉害,把我的尿尿都吸出来了!」
 
  子强道:「傻妹妹!这不是你尿的尿,是被我舐得舒服时,流出来的淫水。」 
  娟娟道:「你怎么知道,难怪跟平常小便时的感觉不一样,亲哥哥!那下去 再怎么样呢?」
 
  子强被她天真的答话听得开口一笑:「傻妹妹!现在开始玩搞穴的游戏,也 就是」做爱「!来!先替我摸套大鸡巴!弄得越硬越好,插进你的小穴里,你就 越痛快!」
 
  她娇羞羞的握着子强的大鸡巴,轻轻的套弄起来。
 
  娟娟叫道:「啊!亲哥哥!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啊!好怕人呀!」子强看她那 种没经人道的模样,就已够魂销骨散了。于是骑到她的身体上面,分开她的粉腿, 露出红通的小洞。
 
  子强握着粗长硕大的鸡巴,对准她的小洞口狠狠一挺。
 
  只听到娟娟一阵惨叫:「妈呀!痛死我了!」
 
  她的小肉洞被子强的大龟头弄得张裂开来。她急忙用手抚在我的腰肢之间, 叫道:「不要!好痛啊!我的小穴太小了,我真受不了啦,好哥哥。」
 
  子强说道:「亲妹妹!等一会就不痛了!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会更痛 的!」
 
  「真的吗?」娟娟天真的问道:子强道:「哥哥怎么会骗你嘛!小宝贝!」 
  娟娟道:「那么…哥哥要轻点…」
 
  子强再用力一挺,粗长的大鸡巴整根塞到娟娟的紧小肉洞里。
 
  娟娟又是一声惨叫,用手一摸阴阜,摸得一手红红的鲜血,惊叫道:「哥哥! 我流血了!」
 
  子强道:「亲妹妹!那不是流血,是你的处女膜破了,过了这一关,以后就 不会有痛苦,只有痛快和舒服了。」
 
  子强开始轻抽慢送,娟娟还是痛得惨叫,粉脸发白,浑身颤抖。
 
  子强道:「亲妹妹!还痛吗?」
 
  娟娟道:「稍稍好一点!我的子宫受不了…」
 
  子强道:「我知道!亲妹妹!等一下你就会到苦尽甘来的滋味了!再忍耐一 下吧!」
 
  子强一面玩着那双肥翘的乳房,再加快鸡巴的抽送,渐渐的娟娟的痛苦表情 在改变着,变成一种快感骚媚的淫荡起来了。
 
  她浑身一阵冲动,花心里冲出一股淫水,浪声叫道:「亲哥哥!妹妹又要尿 …尿了。」
 
  子强道:「傻妹姝!那不是尿尿。是精!知道吗?」
 
  娟娟道:「哦!我知道了!亲哥!我的穴心…被你顶得好…好舒服…也好好 痒…哥!真痒死了…」
 
  子强看她两颊赤红,媚眼如丝,一付淫浪的模样,知道她已进入高潮了,于 是使劲猛抽狠插,大龟头次次直捣花心,搞得她骚声浪叫,欲仙欲死。
 
  娟娟叫道:「亲哥哥!你真要搞死我了…真不知被搞会有这么痛快…亲哥哥 …你再用力一点…使妹妹…更痛快些好吗…亲哥哥…」
 
  子强听她叫着再用力点,于是猛力抽插,口中道:「亲妹妹!你真骚!真浪! 哥哥要搞得你叫饶不可!」
 
  娟娟道:「哎呀!哥哥!我被你的大鸡巴搞得快要上天了…你的鸡巴顶顶顶 死我了…好酸呀…我…我又要了…」
 
  子强听她说又要了,拼命加紧猛抽猛插。说道:「呀!亲妹妹!快把屁股挺 高一点…我…我要射精了…啊…我…我射了…」
 
  娟娟道:「哎啊!烫死我了…」
 
  两人同时大叫一声,互相死死的搂紧对方的身体,四肢酸软无力的昏睡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两人才醒过来。
 
  娟娟一看,自己赤裸着身体和子强相搂着,想起刚才激烈的做爱情形,真是 美死了,不觉羞红着脸说道:「哥哥!妹妹已把处女童贞给了你,希望你日后要 好好爱我,别辜负了我对你的一片爱心!哥!好吗?」
 
  子强道:「亲妹妹!放心!哥哥会把你当成太太一样的爱你!」
 
  子强又道:「我也好爱你!等我大学毕业后,娶你做太太!好妈?」娟娟说 道:「亲哥哥!我好高兴哦!」
 
  她抱紧我是又亲又吻的,实在难形容她内心的喜悦。
 
  子强道:「亲妹妹!你爸妈不知是否会答应我俩的婚事呢?」
 
  「亲哥!没问题!我爸爸他很怕我妈妈,只要妈妈说定了,爸爸是不敢反对 的。」
 
  「那有什么方法才能说动你妈妈呢?」
 
  「让我想想看!」娟娟一阵沈思后,说道:「哦!有了!拿你这个去打动她, 一定成功。」说罢用手握住我的大鸡巴摇一摇。
 
  我听了心里一震,难道她叫我去奸淫她的妈妈不成。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亲哥哥!是这样的,我爸爸一个月有二十七八天不在家,我常看见妈妈在 睡不着觉时,或是在洗澡时,用手摸奶挖阴阜来自慰,以便解决性苦闷。妈妈要 是得到给她无限痛快后,一定会答应我们的婚事。你看怎么样?亲哥!」 
  「亲姝妹!你在开玩笑,这是在试我对你是否真心吗?这件事怎么可以做呢? 那不是乱伦了吗?再说你妈是否愿意还不知道呢?要是真的成了事实,你不吃醋 吗?」
 
  「亲哥哥!你放心!我和妈妈母女情深无话不谈。我爸爸又年老体弱,根本 已房事无力。妈妈又那么爱你,恨不得投怀送抱,和你真个销魂,只是放在心里 不好意思说出来。而且是我自愿孝顺母亲,让她尝你的异味,怎么会吃醋呢?」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就照你的话去办了!」
 
  于是两人又温存一番后,才回我的住处去。
 
  星期六晚饭后,我和她们母女三人在客厅沙发了检红点。娟娟一面打着一面 用暗示我,她的意思叫我今晚下手。玩到十点多她先回房去睡,我看娟娟关好房 门后,移坐到她妈妈的身边说道:「妈妈!你困不困,想再玩呢?还是想睡觉?」 
  「算了别玩了,困是不大困,就是睡嘛,也睡不着,心里觉得闷闷的怪不舒 服!」
 
  「那这样好了,妈妈!你觉得心里不舒服,让我替你揉一揉,顺一顺就不闷 了。」
 
  说罢把她扶靠在我的胸前,半躺半坐的,双手就在她的胸乳之间,来回的摸 揉起来。
 
  江太太紧闭着双眼,醉在这舒适的摸揉中,还不时的张开媚眼,一阵娇笑。 说道:「啊!子强!想不到你还会按摩呢!真舒服!」。
 
  子强答道:「妈妈!我会的还有很多呢!你慢慢的享受吧!」
 
  江太太道:「那妈尝什么呢?」,「那你需要妈赏什么给你呢?」
 
  子强道:「嗯!到时侯再说吧!你把眼睛闭起来享受吧!」
 
  江太太闭起双眼,仰躺在子强的怀抱中,子强轻轻的解开她衣衫前的纽扣, 再把乳罩的扣勾打开,她的一双丰满肥白的大乳房赤裸裸的展现在跟前。 
  我正要去摸玩时,江太太忽然双手扪住双乳的道:「子强!你怎么把乳罩的 钮扣打开,这多羞人嘛!」
 
  「妈妈!你别大惊小怪好不好!我是要让你轻松一点,按摩起来更舒服些!」 
  江太太道:「嗯!我是觉得轻松得多了,但是…」
 
  子强又道:「但是怎样?妈妈!你怎么不说下去呢?」
 
  江太太被我问得脸羞红红的答道:「我从没有在男人面前脱光外衣,除了我 丈夫外,这多羞死人嘛!」
 
  子强说道:「哎呀!你别想得那么多嘛!你我已认做母子了,在自己儿子面 前怕什么羞嘛!」
 
  我不由分说的拉开她的双手,揉摸起来,不时的揉捏几下那两粒特大乳头。 奶头被我揉捏得硬了起来,江太太被我抚摸得不停的颤抖,全身酥麻酸痒。 
  江太太喘息的叫道:「啊!乖儿…妈妈被你揉得好难受…啊!你…你停一停 …不要再揉呀!我…」
 
  子强问道:「怎么啦?我亲爱的妈妈!是不是很舒服呀!」
 
  「舒服你的头啦!我…我都被你整死了…求求你把手拿开…我真受不了啦…」 
  我不听她那一套,俯下头去含住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玩弄着, 这下使她更难受了。
 
  果然…她上身又扭又摆的叫道:「不要!乖儿…不要咬我…我的奶头…哎啊 …痒死人了…妈妈…真给你整惨了…哦!我…我完了…我…哦…」她说完全身猛 的一阵颤抖,两条粉腿一上一下的摆动着。经验告诉我,她已达第一次高潮谢精 了。
 
  子强问道:「亲爱的妈妈!舒不舒服?」
 
  「死小鬼!还问啦!我都难受死了还来调笑我!真恨死你啦!」
 
  「哎啊!我亲爱的妈妈!真是好人难做,你说你心情烦闷!我好心替你按摩 按摩!没想到被你骂了一顿,真是吃力不讨好!你好难待候啊!」
 
  「你这个要命的小冤家…你可如道你那一双手有多利害,弄得我全身难受死 了,尤其…尤其那个那个…」她娇羞的说不下去了。
 
  「那个什么嘛?亲爱的妈妈!快说嘛!」
 
  「羞死人了!我说不出口嘛!」
 
  「让我来说好了!是不是妈妈下面那个大肥穴,痒得受不了啦!是吗?」 
  「要死的!讲得难听死了!」
 
  「我的皮最厚,才不害羞呢?亲妈妈!要不要我来帮你止止痒!我这个大宝 贝插进去,保你不但不痒,而且快乐无穷呢?」
 
  我说着就站起身来,解开再拉下拉链,将长裤及内裤一并脱掉,站在她的面 前,把那条大鸡巴挺着给她观赏。
 
  江太太一看,心中一阵乱跳,粉脸红血过耳。江太太看过一阵之后,芳心还 真有意思想想这个大男孩的青春之气,但是又羞于启齿,嘴里说出赶快穿上裤子, 但是那一双媚眼不舍得离开他的大阳具,而呆呆的凝视着。
 
  我看时机成熟,双手抱起她的娇躯,往她的卧房走去。江太太道:「子强! 你要干麻?快放开我!」她一面挣扎,一面叫着。
 
  子强答道:「干嘛!还用问吗?让儿子来替你止止痒啊!」
 
  江太太叫道:「我不要!我不要!那怎么可以呢!」
 
  我管她要不要,到了房间将她放在床上,动手为她脱解衣服及三角裤,她挣 扎着来阻止我的双手,可是阻止的力量太微弱了,使我台不费力把她全身的衣服 脱得清洁溜溜。
 
  其实江太太看见子强的大阳具时,也很需要男人的玩弄。刚才被子强一阵抚 吮乳房和奶头时,已使她心中有一鼓强烈的冲动,欲火高张,阴道里已经湿润润 的,急需要男人的大鸡巴猛插她一阵,方能发泄心中的欲火。可是她又害怕…没 理由的害怕。
 
  女人的心里真奇怪,又想要,又不敢要,其实她心里想要得很。我已在玩过 的妇女身上得到以上的经验,只要把大鸡巴插入她的洞里,使她充实,满足,就 万事OK!
 
  但是话又说回来…你需要有一条粗长硕大,持久耐战及性技高超的大阳具否 则不但不能万事OK,反而会恨你入骨呢!
 
  我就是天生异资,所以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浪妇淫妇只要被我攻破她 的城池,无不俯首称臣。
 
  我用手弄开她的那双肥白粉腿,仔细欣尝她下体的风光,只见她肥凸如大的 阴阜上,生得一片浓密细长的阴毛,她的阴毛只在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边,生得很 浓厚。两片肥厚多毛的大阴唇,包着两片粉红色的小阴唇,红色的小阴帝突出在 外。我如道生有这样突出大阴核的女人,是天生奇淫骚荡的像征。
 
  我先用手捏揉她的大阴核一阵,再用嘴舌舐吮吸咬她的大阴核和阴道。 
  江太太叫道:「啊…子强…乖儿子…我被你…舐得痒…痒死了…啊…别…别 咬…哎呀…小贸贝…卜妈妈好难受呀!你…舐得好难受…啊!我…我就要不行了 …」
 
  江太太被我咬得全身颤抖,魂飘神荡,娇喘喘的,小穴里的淫水像江河决堤 一样,不断的往外直流,浪叫道:「小心甘!你真要了妈妈的…的命了…啊…我 了…哎呀…我真受不了…啦…」
 
  一股热烫的淫水,好似排山倒海而出,我张开大口,一口一口的舔食入肚。 
  江太太又道:「啊!妈妈的小心肝…你真会调理女人…把妈妈整得要死了… 一下子了那么多…现在里面痒死了…快…快来替…妈妈止止痒…乖儿…妈妈要你 的大…大…」
 
  江太太说到这里,娇羞羞的说不下去。
 
  我看她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故意逗着她说道:「妈,你要我的大什么,怎么 不说下去呢?」
 
  江太太道:「死小鬼!你真坏死了…明明知道还故意使坏,装不知道,我真 恨死你了。」
 
  子强道:「亲爱的妈妈,叫我一声好听的,我就替你止止痒。」
 
  江太太问道:「叫什么嘛?你这个整人的小冤家。」
 
  子强道:「叫我亲哥哥、亲丈夫。」
 
  江太太道:「不要,羞死人了。」
 
  子强道:「好,不要,那就算了。」
 
  江太太道:「好!好!我叫…亲哥哥、亲丈夫。」
 
  子强道:「嗯,我的亲妹妹,亲太太,亲丈夫替你止止痒。」
 
  说完,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桃花洞口用力一挺。
 
  「哔唧」,一声,插入三寸左右。
 
  江太太叫道:「哎呀!乖儿…痛…痛死了…别再动…」
 
  江太太痛得粉脸变色,张口大叫。
 
  我不是怜香惜玉之辈,她也不是处女,三不管的再用力一顶,又插入两寸多。 
  江太太又大叫道:「啊!乖儿…痛死人了…别再顶了…你的太大了…我的里 面好痛…我吃…吃不消了…呀…乖…别再…」
 
  我觉得她的小穴里是又暖又紧,阴道嫩肉把鸡巴圈的紧紧的,真舒服,真过 瘾,看她那痛苦的表情,只好温柔的安慰她一下。
 
  「亲妈妈,真的弄得你很痛吗?」
 
  「还问呢!你的那么大,也不管妈妈吃不吃得消,猛的直往下挺,差点挺得 我快要痛死了过去…你真狠心…小魔星…」
 
  子强道:「对不起嘛!亲妈妈,我是想让你痛快舒服,没想到反而把你弄痛 了。」
 
  「没关系,等一下别再这样冲动…乖儿…你的太大了…」
 
  子强道:「妈,你说的什么太大了?」
 
  江太太道:「羞死人了…乖儿…别问了…」
 
  子强说道:「妈,叫我一声…大鸡巴丈夫好吗?」
 
  江太太道:「不要嘛!多难听,多羞人,我…我叫不出口。」
 
  「叫嘛!我叫你…小肥穴的亲太太…快叫嘛。」
 
  江太太道:「你呀!真磨人,大鸡巴的亲丈夫,真羞人。」
 
  她叫完后,马上闭上那双勾魂的媚眼。
 
  渐渐的,我觉得包着龟头的嫩肉松了些,就开始慢慢的轻送起来。
 
  江太太又叫道:「啊!好涨…好痛…亲哥哥…大鸡巴的亲丈夫…妹妹的小穴 花心…被你的大龟头顶得…酸麻…酥痒…死了…乖儿…快…快点动…妈妈…要你 …」
 
  江太太感到一阵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和快感,尤其是子强那龟头上的大涯沟 缘,在一抽一插时,削得阴壁四周的嫩肉,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
 
  媚眼如丝的哼道:「小乖乖…妈妈…哎呀…美死了…大鸡巴的亲哥哥…大鸡 巴的亲丈夫…你用力搞吧…我不行了…喔…我又…又了…」
 
  江太太被子强领入从来没有过的境地,更何况她又是虎狼之年,当然很快又 泄身了。
 
  我的大龟头被她滚烫的淫液一烫,舒服无比,尤其她的子宫口,将我的大龟 头圈得紧紧的,还一吸一吮的动着,那种滋味真是美极了!再听她叫我用力干… 
  于是我抬高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拿一个枕头摆在屁股下面,使她的阴阜, 突挺的更高翘。
 
  我再不答话,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只干得她全身颤抖。
 
  她受惊般的呻吟浪叫,两条手臂像两条蛇般的紧紧抱着我的背部,浪声叫道 :「哎呀!小宝贝…妈妈…要被你干死了…我的小穴…快…快被你弄穿了…亲丈 夫…你饶了我吧…我不…不行了…」
 
  我此时改用多种不同方式抽插…左右插花…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 …三浅两深…研磨花心…研磨阴蒂…一浅一深…猛抽到口…猛插到底等等招式来 调弄着她。
 
  她这时的娇躯,已经整个被欲火焚烧着,拼命扭摆着肥大的臀部,往上挺… 往上挺的配合着我的抽送。
 
  「哎呀!好儿…我的小亲亲…妈…可让你…玩…玩死了…啊…要命的小心肝 …」
 
  江太太的大叫,骚媚淫浪的模样,使我更加凶猛的狠抽猛插,一下比一下强, 一下比一下重…真想插穿她那个小肥穴,方才甘心似的。
 
  这一阵急猛快狠的抽插,淫水好像自来水一样的往外流,顺着臀沟流在床单 上面,湿了一大片。
 
  江太太被弄的欲仙欲死,不停的打寒颤,淫水和汗水弄湿了整个床单。 
  「大鸡巴的儿子…妈要…要死了…我完了…啊…泄死我了…」
 
  江太太猛的一阵痉挛,死死的抱紧我的腰背,一泄如注。
 
  我感到大龟头一阵火热、酥痒,一阵酸麻,一股阳精飞射而出,全部冲入她 的子宫去了。
 
  她被那又浓又烫的精液射得大叫一声:「哎呀!小宝贝,烫死妈妈了…」 
  我射完精后,一下伏压在她的身上,她则张开樱唇,银牙紧紧的咬在我的肩 肉上,痛的我浑身一抖,大叫一声:「哎呀…」
 
  两人精疲力尽的,紧紧搂抱着,一动也不动的云游太虚去了。
 
  一场生死决战经历了一个多小时,才告结束。两人一觉醒来,已是午夜十二 点多了,我计画开始游说她。
 
                 三
 
  「啊!糟了!已经这么晚了,我要回家去睡觉了!」
 
  江太太一听,急忙把我搂抱得紧紧的,并且把她那个丰满性感的胴体半压在 我的身上,娇声的说道:「小宝贝!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陪妈妈一夜吧!让妈 妈好好的亲你、爱你!好吗?」
 
  「嗯!好当然好,可是被娟娟知道了,那怎么办呢?办法是有一个,说出来 不知你答不答应?」
 
  「那就快点讲嘛!乖儿。」
 
  「我看把她叫醒了,到你房间来,让我把她玩过,就不怕啦!」
 
  「不行!她还是个处女。」
 
  「是处女有什么关系?早晚还是要给男人开包的!」
 
  「那也不行,她要不是处女以后谁要娶她呢?再说我终归是她妈妈,那有母 女共事一夫的,那多羞死人啦。」
 
  「亲妈妈!我先问你,刚才你舒不舒服,痛不痛快?」
 
  「舒服!好舒服!好痛快!」
 
  「那以后还要不要我来给你舒服和痛快呢?」
 
  「当然要哦!妈妈以后不能一天没有你。」
 
  「所以啊!我也是少不了你,但是舔包不住火,要是给娟娟知道了,跟你丈 夫一讲,你想后果是如何?」
 
  江太太被我这一讲,半天答不上话来。过了好一阵,突然压在我的身上,猛 亲吻我的嘴唇,一双大乳房压在我胸前揉磨着,小穴在我的鸡巴上揉搓着,淫声 浪语的道:「小心肝!我为了你,什么也不在乎了,可是便宜了你啦!」 
  「亲妈妈,你别忘了刚才舒服痛快的时候呢。」
 
  「死小鬼,都是你害我的,还来取笑我,恨死你啦。」
 
  「别恨啦!我的亲太太,那我去叫她。」
 
  「不要叫,我的乖儿子,不然我会羞死的,毕竟我们是母女,和一个男人一 起在做爱,太难为情了嘛。」
 
  「这有什么关系,母女同伺一夫多的很,住在一个家里面,早晚都会如道的, 不如公开,更方便得多。」
 
  「小心肝,暂时不要公开,好好的陪妈妈睡几晚,让我多多享受乖儿子大鸡 巴的美味,然后你再去找娟娟玩。希望乖儿多陪我几天好吗?」
 
  「好,我就多陪你几夜,等娟娟弄到手以后,再说服她,以后我们三人同床, 除了你丈夫在家以外,妈妈你随时需要,我就随时来侍候你,好吗?」
 
  「好吧,妈妈都听你的,谁叫你这小乖儿长得如此英俊健壮,将来不知那个 福气的小姐,若嫁给你做太太,真是幸福不浅了。」
 
  「那还不简单,只要你答应,我娶娟娟做太太,我就可以给你这位丈母娘爽 快爽快,岂不一举两得,你说好吗?」
 
  「真的,小乖乖,妈妈好高兴高兴啊,我真没有白爱你。」
 
  「妈满身臭汗,我们先去洗个澡,比较轻松有精神,等一下再给你一顿丰盛 的宵夜,好吗?」
 
  「好极了,我先去烧热水。」
 
  不一会儿,江太太来卧房对我说:「小宝贝,洗澡水弄好了,去洗澡吧。」 
  「妈你陪我去洗个澡好吗?」
 
  「我从来没有过和男人一齐洗澡的,都多羞人啊。」
 
  「来嘛,来洗鸳鸯澡的滋味吧。」
 
  说完也不管她要不要,一把抱起了她,走进浴室去。我先替她脱了衣服,再 把自己也脱光,两人又再赤身面对着。
 
  「来,妈!我来为你洗小肥穴。」
 
  「嗯!不要嘛,我自己会洗。」她羞红着脸,扭动娇躯,看得我下面的大鸡 巴,又开始硬翘起来。
 
  「来嘛,妈妈,让儿子帮你洗洗小肥穴,好嘛。」
 
  「嗯!真羞死人了,都给你看得清清楚楚的,多难为情嘛。」
 
  「有什么关系,刚才不是也给我看了、摸了,也玩了吗?」
 
  「死小鬼,讲那么难听,我、我真…」
 
  「好吗?别再刁难我了,可以吗?」
 
  「嗯,好吧!随你便。」
 
  「啊,你真是我亲爱的妈妈!亲太太!」
 
  「你呀,脸皮真厚,真不害躁。」
 
  于是我叫她蹲下来,双腿分开,我盛了一盘热水,蹲在她的面前,用手掏开 二片红色多毛的大阴唇,肉缝内的嫩肉还是粉红色的,美艳极了。
 
  看得我不觉感叹的道:「亲妈妈,你丈夫一定很少玩你,是不是?」
 
  「嗯,你怎么知道的,小乖乖。」
 
  「小穴若是常被玩弄,大阴唇会变得黑色,小阴唇会变成红黑色,而且翻出 在大阴唇的外面,难看死了。你的大阴唇是紫红色。小阴唇和阴道还是那么红红 嫩嫩的,这表示你的丈夫很少玩你,真是太可惜了。」
 
  「你这个小鬼头,懂得还真不少,你老实讲,玩过多少女人了,看你刚才的 一切,一定是玩女人的高手了。」
 
  「我玩过不多,连你才一共五个。」
 
  「啊,你这小鬼,年纪这么小就玩过五个女人,你呀!真是个小色狼,那你 从几岁开始的?玩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多大年纪?是小姐还是人家的太太呢。」
 
  「我从去年十八岁开始,玩的女人嘛,第一位是我同学的妈妈,四十二岁。 第二位是我妈妈的牌友,叫刘妈妈的,四十九岁了。第三位是我的家庭老师三十 四岁,第四位嘛…是个女学生才十七岁。第五位就是妈妈你啦,三十八岁。一共 是四位太太,一位小姐。」
 
  「哎呀!我的妈呀!你这小鬼还真利害,玩了这么多的女人,都是人家的太 太,连四十九岁那么大年纪的太太你都去玩,她大你三十一岁,你不觉老吗?」 
  「妈妈,那你就不懂了,女人从十岁开始到六十岁止,都可以玩,老、中、 少、小,各有各个不同的风味,各有各不同的妙趣,比如说:小女孩和少女,她 们不懂性交的乐趣。就好像吃青苹果一样,有点涩口。」
 
  「已婚生子的少妇和中年妇女,她们都有多年的性爱经验,玩起来能使我尽 兴,回味无穷,就好像吃水蜜桃的一样,香甜可口。再以那四十九岁的刘太太来 说,她的丈夫快六十多岁了,根本不能干她了,所以她每天以打牌来消磨时间。」 
  「我真没想到年过五十的她,玩起来还那么热情淫荡,浪水还真多。完事后 她对我说:女人只要身体健康,就是到了六七十岁还是一样可以性交。自从和刘 太太玩过以后,我觉得好像吃冰淇淋一样,香甜而透心凉,真过瘾。」
 
  「哎呀!你这个小冤家,把我们女人都当成水果来品,你真是个标准的小色 狼,照你的口气,好像还要玩不知多少各个年纪的女人不可,那我的女儿要是嫁 给你,还有什么幸福的嘛?」
 
  「亲妈妈,请你放心,我娶了娟娟以后,一定专心一意的爱着你门母女两人, 目前要是有机会,让我多鲜味,你可不能吃醋啊,好吗?」
 
  「死相,叫得肉麻死了。好吧!谁叫我爱你呢?你真是妈妈前世的冤家。」 
  于是我替她把阴户里的淫水和精液都冲洗干净,两人互相冲洗着对方的身体。 擦干水渍,我把她抱回卧房,欲火又燃烧起来了。我仰靠着坐在床头,把江太太 搂过来,面对面的坐在我的大腿上,叫她握住我那高翘的大鸡巴,要她慢慢的、 小心的套坐下去。
 
  江太太叫道:「啊!小宝贝。不行,你的那么粗长,我会受不了的。」 
  子强道:「不要怕嘛,你慢慢的往下套,我不动就是了。」
 
  江太太道:「嗯!我真怕受不了,你可不许乱动呀!」
 
  「你放心吧,我不会乱动的,你叫我动时,我再动,好吗?」
 
  「嗯,就这样说定呀!」
 
  于是江太太的手握着我的大鸡巴,对准她的小花洞套下去,一连套了好几次, 才使大鸡巴全根尽到穴底,她才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她感觉阴户之中好充实又酥 又麻、又酸又痒,舒适极了,急促的把个肥穴,用力的套动起来。
 
  「啊!亲丈夫…美极了…喔…我的小心肝…你的大鸡巴…真要了妈妈的命了 …啊…你快动啊…」
 
  我双手揉搓着她的一对大奶房,张口含着另一拉大奶头吸着,屁股一挺一挺 的往上顶着。
 
  她嘴里淫声浪语的叫着,肥臀上下的套动着。
 
  「吸呀!我的亲哥哥,大鸡巴的亲丈夫,快、快往上烦,顶深点,顶死你的 妈妈吧!我好舒服…啊…美死了…妈妈…要…要给乖、乖儿了,哎啊!」 
  她像发疯似的套动着,动作愈来愈快,还不时的在旋转那丰满的大屁股,使 她阴户深处的花心,摩擦着我的大龟头,吻着我的面颊和嘴唇及眼、鼻,把我的 小腹和阴毛上面,弄得像被水弄湿一样。
 
  「哎啊…小心肝,你别…别咬我的奶头…痒死人了…」
 
  「妈妈…实在是受不了啦。啊!死我了,喔…喔…」
 
  江太太鼓挺余勇,拼命的套动,累得她猛喘大气,说有多淫荡就有多淫荡。 我望着她那媚荡至极的粉脸,抚摸着她那雪白滑润,丰满性感的胴体,实在不敢 相信,她会是一个十七岁女儿的母亲。
 
  我还未出生时,她就已经有了性爱的女人,现在正和她在翻云覆雨的缠绵大 战呢!她快乐的叫浪声,和阳具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的淫水声,使人陶 醉其中。
 
  「哎呀…太鸡巴亲哥哥…我真爱死你了,不行了,我…我…又要…要了…小 乖乖…妈妈,要、要死了…」
 
  江太太又了,全身无力的压在我的身上,我正被她抽刺得无比的舒畅,她这 突然停止,使我难以忍受,急忙一个大翻身,把她压在我的身下,下面的大鸡巴 狠命的抽插着。
 
  「哎呀!你这样的狠干,我受不住了…」江太太已连数次了,口里娇叫着: 「哎呀…乖儿…饶了妈妈吧…妈妈实在受不了儿的…大鸡巴狠干了,妈…够了… 求求你…快、快点射…」
 
  「亲妈妈…快挺动你的屁股,我我要射…射精了。」
 
  江太太知道子强要射精了,摆动着肥臀,使小穴一夹。
 
  「啊!亲妈…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爽啊,我、我…了。」
 
  江太太被浓精一射,如登仙境般大叫出来:「哎哟!乖儿子!你射的我好舒 服,好畅美。啊!妈妈,好痛快呀。」
 
  银牙紧紧咬住我的肩头,咬得我也「哎呀!」一声叫了起来。
 
  江太太紧闭双眼,云游太空去了…二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 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又亲又吻的,才相拥而眠。这一觉直睡到隔日,方才醒转过 来。
 
  江太太睁开媚眼,呆呆的注视我一阵,猛猛的搂紧了我。之后,娇声嗲气的 说道:「小心肝!妈妈实在钦佩你那一股干劲,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你使我尝 到了从来没有尝过的性爱高潮的滋味。」
 
  「妈妈活到了三十八岁,第一次才知道性爱的美妙,是这样的舒服,是这样 的畅美,总算我这一辈子没有白活了。心肝宝贝,真谢谢你把我带到极乐的境界 里,妈妈真不知要怎样的来感谢你啊!」江太太说着说着,竟哭起来了。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嘛?是不是我伤害了你了?」
 
  「没有嘛!是我太高兴了。」
 
  「我真给你吓了一大跳,妈妈!这是你我双方都能享受到的乐趣。」
 
  「好了!小宝贝,我问你是真心爱我吗?嫌不嫌我老呢?」
 
  「哎呀!我的亲妈妈,其实你不老,还像个十八、二十的少女一样美,我怎 么会嫌你呢?要不要发誓给你听呢?」
 
  她听我要发誓,急忙用手唔着我的嘴唇,娇声说道:「行了,不许你发誓, 妈妈相信你就是了,以后给妈妈多一点安慰和快乐,我就心满意足了。妈妈是不 会独占你的,说不定以后找个漂亮的太太来给你玩呢。」
 
  「你赐给我如此美好的享受,以后我会更爱你,更疼你的。」
 
  「小宝贝,有了你这一句话,妈妈就是为你死也甘心了。」
 
  我真想不到,一个女人要能够满足她的性欲,连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其原 因就是喜欢男人要有一条粗长硕大、经久耐用、技术精的大鸡巴而已。
 
  「小心肝,你在想什么心事啊?」
 
  「嗯,没有想什么心事啊。」
 
  「我问你,小乖乖,我跟你以前所玩的三位太太,你觉得是那一个好?你最 喜欢那一个?不许骗我,要说老实话。」
 
  「嗯,我觉得各有千秋,不过凭良心讲,她们三个都没有你好。」
 
  「真的!你不是为了讨好我才这样说的吧?」
 
  「是真的,因为你只生了一个孩子,小穴又肥又紧,尤其你的花心,每次都 把我的大龟头咬得紧紧的,一吸一吮得我好舒服,你那个小肥穴就会像似吃人的 嘴一样。」
 
  「死相,讲得难听死了。」江大太被我讲得粉脸羞红。
 
  「亲妈妈!这有什么难听的,男女在做爱时,越淫荡才越有情趣,你那骚媚 淫荡的模样,要是用相机照下来,那才棒呢!」
 
  「多羞死人,我可不许你有这种念头,知道吗?」
 
  「哎呀!我的亲妈妈,你别大惊小怪的嘛。」
 
  「你没有这种念头我也放心了,我问你,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有机会妈 妈介绍几个给你玩玩…」
 
  「我喜欢丰满成熟、奶大毛多的女人,年龄老中少都可以。」
 
  我从此以后,就同江太太她们母女二人每晚都三人同睡一房,左拥右抱。一 个是美艳奇淫的中年妇人,一个是初经人道的娇嫩的少女,夜夜春宵,真是享尽 齐人之福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10-22更新.